万达曾败在线上,而天虹为什么成了?

编者按: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“商业地产头条”(ID:Dtoutiao),作者苏珊、陈安琪,36氪经授权发布。

行业分析师/ 苏珊;资料整理/ 陈安琪;编辑/ 付庆荣

“疫后”寻路,商场、商家们不约而同冲向了线上。它们搜索、学习“速成”法则,发现了那个曾经集王健林万千宠爱于一身的线上“尤物”——万达飞凡。

“万达飞凡没有做起来的原因?”、“万达飞凡的优劣势是什么?”、“万达飞凡为什么失败?有什么可以借鉴的?”……质疑警示之余,更多是反思借鉴。

万达飞凡,前身是2012年萌芽的万达电商。改名“飞凡”,是2015年的事情。本以为可就此“一飞冲天”的它,却出现了方向偏差,陷入三年阵痛期。

“过去总想着做规模,如果从一开始就只为万达广场、旅游度假区研发,可能早就整出名堂了。”2018年1月20日,万达年会上,王健林话语间透着对“万达飞凡”的惋惜。

某种程度上,他承认了飞凡的失败。但不可否认的是,万达的这场“线上”实验,按下了国内商场线上线下融合的启动键。

疫情的冲击,则成了加速器。直播带货、社群营销、小程序卖货、VR实景逛店、云看展……线下商场们的这场“冒进式”线上反攻,依旧不是简单的事儿。

01 一个亿的赌约,飞凡降临

飞凡的前身是2012年萌芽的万达电商。

2012年4月,阿里资深技术总监龚义涛加入万达电商。他是万达电商第一个员工,也是首任CEO。其主要思路是,推出万汇网,构建智能万达广场。核心不是做交易,不是购物,而是为万达内部服务,提升万达商业地产的价值,抓取用户和数据。

这年底,在“CCTV中国经济年度人物”现场颁奖对话中,王健林对赌马云:“2020年,如果电商在中国零售市场份额占50%,王健林给马云一个亿,如果没到,则由马云给王健林一个亿。”

据媒体报道,打赌次日早晨,王健林将万达电商的预算从3.5亿元直接涨到了10亿元。

往后酝酿近一年,万达电商首次以万汇网的身份对外亮相,定位为万达广场的O2O智能电子商务平台,不提供实物在线购买服务,只为用户提供万达广场最新的活动资讯、商家导购、优惠打折等服务。

“不差钱”的万达选择免费为全国各地万达广场升级改造Wi-Fi,为购物中心的信息化埋单。但随着龚义涛2014年4月离开后,万汇网被放弃。

2014年8月底的“腾百万”发布会上,董策接替龚义涛,加入万达电商并任职CEO。会上,“腾百万”宣布共同出资成立万达电子商务公司,万达集团持有70%股权,百度、腾讯各持15%股权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kj9777.com/ziyuan/206.html